日本政府新冠疫情咨询委员会同意安倍宣布紧急状态


据介绍,我国粮食库存构成分三大类:政府储备包括中央储备粮和地方储备粮,是守底线、稳预期、保安全的“压舱石”;政策性库存是国家实行最低收购价、临时收储等政策形成的库存,这部分库存数量相当可观,常年在市场公开拍卖;企业商品库存是指企业为了经营周转需要建立的自有库存,目前入统企业有4万多家。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7国开始限制或禁止粮食出口,其中全球第三大大米出口国越南宣布将暂停签署新的大米出口合同;柬埔寨将禁止白米和稻米出口,仅允许香米出口;哈萨克斯坦将对小麦和面粉出口实行配额制。

胡冰川也提到,现有的粮食出口限制措施,主要是对疫情恐慌的应激反应,同时产生的另一个结果是全球农产品价格近期都有一定程度的上涨,幅度在8-10%左右。全球粮价上涨对我国粮价有一定传导作用,但影响不会很大。当前我国谷物对国际市场依赖度很低,水稻、小麦进出口主要是品种调剂。玉米和大豆会受一定影响,但是影响幅度有限,而且会在疫情结束以后带来一波下跌行情。

四是我国谷物进口量。我国谷物年度进口数量不大,去年净进口量为1468万吨,仅占我国谷物消费量的2%左右。此外,进口谷物主要是强筋弱筋小麦、泰国大米等,主要目的是为了调剂需求结构,更好满足人们个性化、多样化的消费需求。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粮食储备司司长秦玉云表示,近年来,粮食库存总量持续高位运行,目前我国稻谷、小麦的库存量能够满足一年以上的市场消费需求,不少城市面粉、大米等成品粮市场供应能力都在30天以上。

他提到,除了有充足的原粮储备外,我国已在人口集中的大中城市和价格易波动地区建立了能够满足10到15天的成品粮储备,此外还布局建设一批应急加工企业、应急供应网点、应急配送中心和应急储运企业。目前全国共有粮食应急供应网点44601个,应急加工企业5388家,应急配送中心3170个,应急储运企业3454家。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在4月7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说,自中国为防止疫情输入收紧外国人入境管控措施以来,出现了“一些外国人抱怨在中国受歧视”的报道,认为“中国排外情绪上升”,您对此有何评论?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还在继续蔓延,而巴西、阿根廷、美国是疫情比较重的国家。魏百刚表示,农业农村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密切关注疫情对我国进口大豆的影响。一方面,强化监测预警,与主要出口国加强协调,把疫情对大豆供应链的影响力争降到最低。同时进一步优化流程,提高进口效率。另一方面,将持续推进大豆振兴计划,多措并举稳定国内大豆生产,保障大豆供应。

“巴西大豆3月向中国的出口量是增加的,目前我们国家大豆正常进口,并没有受到影响。”魏百刚解释道,巴西大豆现在在收获季节,今年产量或增至1.21亿吨左右,出口量也会随之增加。巴西大豆生产出口多数是销往中国,大豆收获后要及时出售,所以巴西从农场主到政府都在采取积极措施,努力保持出口顺畅。此外,4月下旬美国大豆进入播种期,预计大豆意向种植面积增加,落实年初中美已达成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自美国进口大豆今年可能有所增加。

第二,中方反对一切形式的歧视和偏见。中方根据疫情发展情况,及时动态调整。对自外国来华人员入境后的检验检疫和防控措施,这些措施是中方为了应对当前疫情,参考许多国家做法,不得已采取的临时性措施。中方这样做既是对中国人民负责,也是对外国公民负责。我们始终对外国公民和本国公民一视同仁,无差别地执行相应措施,充分照顾当事人的合理关切,尊重他们的宗教和风俗习惯。我们没有因为谁是外国公民就增加额外的防御措施,当然我们也不会因为谁是外国公民,就减少或放松相关的法律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