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支援湖北医疗队313名队员返回广州
来源:广东省支援湖北医疗队313名队员返回广州发稿时间:2020-03-28 09:32:05


除了工作条件,他们的工作状态也让人担忧。

死亡,悲恸,离别,无助,正在考验意大利这个曾经拥有“全球第二完善医疗体系”的国家。

截至3月26日24时,贵州省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46例,累计出院病例144例,累计死亡病例2例。全省住院确诊病例为0例,疑似病例为0例。

一家健康基金会发布的数字表明,大量被感染的医生的防护措施“仍然不足”。

贝加莫市市长戈里(Giorgo Gori)表示,伦巴第大区因为医疗资源承受不住不断涌入的病患,“医生只能决定不给一些高龄患者插喉”。

经过警方调查,得知这名护士原先并非在感染科工作,而是在意大利疫情加剧后,自愿调到感染科协助照顾重症病患,不料突然出现发烧等症状,于是在家隔离并接受检测。然而,在接受检测的2天后,这名护士疑似因等不到结果,选择了自溺。疫情拐点遥遥无期,而感染风险、救治压力和心理压力正吞噬医护人员心理防线,而医护人员对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失去信心,这远比病毒的蔓延更为可怕。

注:媒体引用时,请标注“信息来自贵州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近日,一名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意大利护士在担心自己会将病毒传播给他人后自杀。这也是意大利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第二名自杀的护士。

据意大利国家医疗秩序联合会统计,从疫情爆发之至今,已有33名医生感染病毒死亡,当中50%是全科医生。另据统计,意大利目前已感染了5000多名医护工作者。

左为韩国演员朱镇模,右为N号房事件主犯赵博士。

据《每日邮报》报道,意大利医生必须按照一份指南,判断患者是否可以使用“稀缺”的资源,并将精力优先抢救年轻人上,因为他们的存活率可能高于高龄重症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