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患者治愈经历:像学游泳一样呼吸 我成功闯关


阿尔伯塔省省长杰森·肯尼则隐晦地用二战批评了美国:“(二战初期)美国袖手旁观了两三年,起初甚至拒绝了向当时领衔战斗的英国和加拿大伸出援手。”

当地的商店则给这些乘客捐赠了毛毯、咖啡机和烧烤架;当地人给乘客提供了食物、衣服、淋浴场所以及通讯工具,让他们能够安然度过这场危机。

“说我对特朗普最近的行为感到愤怒,那是一种保守的说法了。我简直不敢相信,在危急时刻,特朗普甚至会考虑禁止向加拿大提供关键的医疗用品。”

全美范围内,疫情“震中”的纽约州累计确诊数已超12万例。根据NBC、BNO等外媒报道,美国纽约州州长科莫5日表示,过去24小时,纽约州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327例,累计确诊122031例;新增死亡病例594例,累计死亡4159例。

上周六,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迅速通过了羟氯喹的临时审批后,这种抗疟疾药物正在和其他一些药物的组合用于治疗纽约的大约1500名新冠肺炎患者。特朗普对记者表示,这种药物正在产生积极的效果,如果成功,这将是天赐的礼物。

由于预期羟氯喹将成为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一种成功药物,美国已经储备了约2900万剂羟氯喹,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要求莫迪帮助美国获得数百万剂的羟氯喹。

美国累计确诊逾33万例(图源:美联社)

5日,多位加拿大的省长对特朗普的决定提出了强烈批评。位于加拿大东北部的纽芬兰省省长德怀特·鲍尔拿出了“911”说事,当时该省在恐怖袭击后,为数以千计改航加拿大的乘客提供了住所和食物。

根据一些初步研究结果,特朗普政府正期待使用羟氯喹这种已有数十年历史的抗疟疾药物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美国卫生专家预计,在未来几周内,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美国可能会有10万到20万人死于这种病毒。

其他省的省长,也对特朗普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安大略省省长道格·福特拿“家庭”来类比美加两国的关系:“这就像你的一个家里人说,你去挨饿吧,我们吃剩下的饭。我们和美国的关系非常好,现在他们却想玩这些把戏?不可接受。”